牆壁粉刷

關於部落格
舊屋翻修
  • 1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81歲患癌老人生前自己辦手續捐獻遺體

白映孝老人生前照片 華商報記者 王警 攝   華商報訊(記者李琳)81歲的父親故去了,按父親生前囑咐,白先生將喪禮辦得朴素簡單,甚至周圍四鄰都覺得“辦得太簡單”,但當鄰居聽聞老人捐獻遺體的事後,不禁豎起大拇指,“沒想到老人有這種精神,真是難得。”   申請捐獻後查出胃癌晚期未影響捐獻決心   “白映孝同志志願把遺體捐獻給醫學事業,這種高尚的精神將永遠受到人們的贊揚,特發此證,謹表尊敬和感謝之意。”昨日上午,家住西安田家灣的白先生向記者展示了由第四軍醫大學基礎部頒發給父親的大紅色榮譽證書。   “父親的公民志願捐獻遺體申請登記是2013年9月24日簽訂的。”白先生說,當時父親身體還比較健康,除了腿關節有些不靈活外,沒有發現其他病癥。不料,2013年底意外查出胃癌晚期,但這並沒有影響父親捐獻遺體的心愿,雖然部分器官可能不能捐獻了,但遺體仍然可以供醫學研究使用。   8月4日,老人在省第四人民醫院安靜地離去後,家人及時通知了捐獻單位,遺體從醫院被拉走,老人得償所願。據瞭解,待完成醫學教育和科學研究之後遺體將被火化,骨灰將和其他捐獻者的骨灰一起統一安葬。   儘管白先生仍沉浸在悲傷中,“但當我看見第四軍醫大學頒發給父親的榮譽證書時,心裡又有些許安慰,仿佛父親還在身邊……”他說。   自己辦好捐獻手續後直接通知兒子簽字   “其實父親很早就有這個心愿了,所以他四處打聽,得知西安交大醫學部和第四軍醫大學接受遺體捐贈後,打電話咨詢,甚至不顧年邁自己去第四軍醫大學領表辦手續。”白先生說,他知道時,父親已經填好了表,直接通知他和哥哥簽字,“根本不容置疑。”因為一向很尊重父親,哥倆就很聽話地簽了字。   “父親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作為家人我們尊重他的意願。”白先生說,父親生於1933年,在長安區長大,是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初中畢業生,在當時算是學歷比較高的。因為兄弟姊妹多,自己是老大,肩負著全家的重擔,父親選擇了去新疆做會計,因為收入會稍高一些。多年後才回到西安,繼續當會計,全家都靠他一人掙錢養活。但父親一生勤勉,退休後,還給一些單位做賬,直到70歲才不再做了。雖然日子過得辛苦,可父親一直心態平和,從不輕易發脾氣,肯為他人著想,為人善良開明。   80大壽吐露捐獻心愿“算給後世發揮點餘熱”   儘管老人遺體已捐獻,可兒子們還是為老人設了衣冠冢,以備來日祭奠。   老人69歲的妹妹告訴華商報記者,大哥在去年過80大壽的那一天為捐獻遺體的事征求自己的意見。“我當時一聽都愣住了,畢竟年齡大了思想比較守舊,覺得人走了後怎麼樣也得入土為安,周圍同齡人也沒聽說誰這樣做過,都是早早花錢給自己買墓地,這樣才走得安穩。可大哥卻不這麼認為,他說,即使自己的器官別人用不上,用於醫學研究也不錯,也算是自己給後世發揮點餘熱,這樣即使走了也還像活著。”她說:“我聽了之後非常感動,覺得大哥很無私很偉大,我們都應該向他學習。”   去世後因家庭成員反對不少捐獻者未能達成心愿   據瞭解,目前我省範圍內,只有西安交大醫學部和第四軍醫大學兩家醫學院校接受遺體捐贈。   華商報記者從第四軍醫大學基礎部瞭解到,由於遺體捐獻遵循自願無償原則,雖然不斷有人在人體解剖與組胚學教研室登記,志願捐獻自己的遺體,但實際得以執行的並不多。因為在捐獻者沒有死亡之前,很多家屬都會順著捐獻者的意願在捐獻書上簽字,一旦捐獻者去世,有些家庭成員就會反悔,捐獻工作也就被終止。有的遺體都拉回解剖室好幾天了,因為家屬反悔只好又讓把遺體拉走。遺體捐獻的情況直接影響著教學和科研,由於捐獻數量較少,學生學習解剖用的遺體都不夠。因此,像白映孝老人一家父慈子孝的情景很令人感動。   編輯:秦一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